首页 > 站长学院 > 创业 > 正文
80后草根富豪:出身贫寒的邻家男孩创业者
2012-05-27 09:55:33           
收藏    我要投稿
福布斯“中美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者”榜单中出现几位出身平凡甚至贫寒的邻家男孩

  福布斯最近出炉了“中美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者”榜单,美国方面,社交网站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领衔的一帮80后让榜单充满了互联网的味道;中国方面,“富二代”、国内顶尖名校毕业生与“海归”让榜单的“高富帅”特征明显。

  但记者注意到,上榜的30名中国新贵中也有少数几位是出身平凡、甚至贫寒的邻家男孩,他们能在创业路上取得今天的成绩,殊为不易。

  为了探究邻家男孩们的成功经验,本报记者采访了红遍神州的桌游“三国杀”的创作者黄恺,以及“孔明灯大王”刘鹏飞,听他们讲述自己五味杂陈的创业历程。

  文/本报记者 张强

  图/由受访对象提供

  (署名除外)

  谈财富:

  “兴趣是最重要的。前几天我见了几位跟我一起上榜的创业者,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持我这种心态。比如北京铁血科技的创始人蒋磊,他创办铁血网就是因为自己从小酷爱军事,现在获得成功,是建立在个人兴趣基础上的水到渠成。”

  “桌游业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我毫不介意。大家一起把这个蛋糕做大,是好事。我不大喜欢考虑钱的问题,钱不是人生的最终目标,但钱的确是解决温饱和发挥才华的基础。”

  人物简介

  26岁,福建福清人,父母均是卫生学校的老师,2008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游戏设计专业。

  成就:大学二年级时创作桌游“三国杀”,使之成为中国当代第一个走红的原创桌游,并长盛不衰。2008年与朋友创立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任首席设计师。

  当下的都市青年喜欢玩桌游,桌游种类繁多,最红的当属“三国杀”。6年前,一名20岁的大二学生创作了这个长盛不衰的桌游。他叫黄恺,虽然今年只有26岁,却是国内桌游创作界最资深的“元老”。

  黄恺出生于1986年,黄恺的父母都是卫生学校的老师。在黄恺的记忆里,父母向来都很支持他的兴趣爱好,他的画画爱好始终没被“扼杀”。

  这个小孩有点怪

  从小就爱编游戏

  黄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念初中时班主任叫他妈妈去参加过一场特殊的家长会,人称“坏孩子家长会”,这对身为教师的妈妈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黄恺也知耻而后勇,从此发奋学习,成绩排名一跃迈入年级前列,并保持稳定,从此没再回归“坏孩子”行列。客观上,这保住了他日后考取游戏专业并以此为业的梦想。

  黄恺当时怎么就成了“坏孩子”了呢?原因只有两个字:贪玩。他从小兴趣广泛,在众多爱好中,有一项特别另类:编游戏给伙伴玩。

  早在念小学时,黄恺就成了玩伴中的“怪人”,他喜欢组织一群小朋友玩游戏,但多数情况下,他并不亲自参与,而只是站在一旁看朋友们怎么玩。他在旁观时总是琢磨这么一些问题:大家为什么爱玩这个游戏?游戏规则哪里吸引人?有没有改进的余地?

  玩伴们玩的游戏中,有不少是黄恺原创的。他会手绘一张区域性地图,给地图上的每个国家分配同等“兵力”,通过掷骰子相互“交战”,决出胜负。他儿时就对三国题材有着浓厚的兴趣,编制三国互抢城池的游戏,供玩伴们玩。

  等到上初中后,黄恺不再天马行空地自娱自乐,他开始利用课余时间研究日本经典游戏《游戏王》,并一笔一画地临摹了上千张游戏卡,自给自足。

  2004年,黄恺参加高考。父母一度想让他去学医,但他的眼里只有画画和游戏。最终,他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游戏设计专业。

  2006年夏天的某一天,黄恺跟朋友去北京一家老外开的“桌游吧”玩“杀人”游戏——这个经典桌游当时刚刚在国内兴起。黄恺玩得津津有味并深受启发,他想借鉴类似原理亲手编个游戏出来,创作冲动强烈。

  经过不断的研究和完善,黄恺的“三国杀”雏形出炉,取名为“三国无双杀”。他自制了一批游戏卡,2007年上半年开始在淘宝上开店销售。

  自制“三国杀”开网店卖

  这款桌游红遍大江南北

  开店之初,黄恺每月的销量都只有个位数,单件售价六七十元。不过,在为数不多的买家中出现了他的“伯乐”—— 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杜彬。从虚拟世界到真实世界,两人成了好朋友,相谈甚欢。黄恺最终成了“甩手掌柜”,把网店业务交给杜彬打理,自己一头埋进设计工作。

  见妈妈日子过得清闲,杜彬就征用她老人家做免费劳动力。黄恺和杜彬在电脑上设计好一平方米大小的图片大版,送到喷绘店喷绘,再把喷绘图贴到卡纸上,最后由杜彬的妈妈用切纸机把大版分解为一张张游戏卡。一年下来,他们总共卖出了100多套,不算多,也不算少。

  到了2008年年初,他们找到一家印染厂,印制了5000套游戏卡。这一次,游戏卡上的三国人物形象全部出自黄恺的个人创作,“三国无双杀”从此进化为“三国杀”。这批原创游戏卡很快就被卖完了,“三国杀”开始走红。

  据黄恺回忆,“三国杀”之后的爆炸式走红,或许与他们参展赠送有关。2008年,他们携“三国杀”参加上海的一场展会,向前来参观的客人送出了几百套。当年年底,这款桌游迅速在北上广走红,并在全国传播。黄恺认为,这几百套外赠的游戏卡或许点爆了口碑传播的爆炸点。

  时至今日,正版“三国杀”已累计卖出了近千万套。根据目前的市价,基础版售价39元每套,典藏版售价七八十元每套,毫无疑问,这款桌游给年轻的黄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然而,市面上“10套‘三国杀’中,有7套是盗版的”,据估算,目前散布在民间的真假“三国杀”共有3000多万套,“三国杀”已成为一个产业。由于游戏卡制作的门槛并不高,盗版侵权成了最让黄恺、杜彬头疼的问题。

  深受盗版侵权之苦

  把年轻人拉离电脑

  2008年,黄恺、杜彬等人共同出资成立了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专设一个部门,负责发现盗版线索,联系工商部门打击。但盗版“三国杀”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完这个造假窝点,下一个造假点又冒出来了。

  黄恺就像个“一曲成名”的歌手,由于第一首作品太成功,日后想突破自我难度极大。他说,他并不会给自己施加“突破自我”的压力,游戏创作不仅要靠努力,也取决于灵感,以后是否能创作出比“三国杀”更成功的桌游,目前还不得而知。短期内,黄恺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完善“三国杀”上,他希望这款桌游能给玩家不断带来新的游戏乐趣。

  短短五六年时间,以“三国杀”为代表的桌游已成为不少都市青年休闲生活的重要项目。黄恺认为,这是好事,因为玩桌游时,人与人之间是面对面沟通的,它把年轻人从网络的虚拟世界中拉回到真实的人际关系中,把他们从电脑屏幕中解放出来,去过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有人称黄恺为中国原创桌游的“元老”,他对此一笑了之。事实上,中国的桌游传统源远流长,麻将和围棋、象棋其实都是桌游,只是中国人更喜欢用“棋牌”来称呼它们罢了。他把自己目前取得的成功归因于“天时地利”。饱受诟病的网游业在衰落,都市青年对网游日益厌倦,对现实世界的社交有了更强烈的需求,桌游恰恰搭建了这样一个社交平台。

  谈财富:

  “我从小树立的人生目标就是要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现在我的目标实现了。我在老家办了厂,哥哥姐姐都不用再外出打工了,在家帮我管厂子。哥哥那些年打了10年工,只存下1万多元,现在他开上了奥迪车。妈妈吃了大半辈子的苦,我总对她说:‘花钱随便花。’”

  “‘小胜凭智,大胜凭德。’这是我的座右铭。只有有德之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创业者必须有情有义。我的7家工厂现在共有400多名专职员工,还有许多老家的乡亲在种地之余兼职为我的工厂做零活,人均月收入1000元以上。我认为,农民最好能在老家就业,方便照顾老人、小孩。”

  “我感谢命运的安排,感谢自己曾经吃过的那些苦。作为创业者,我才刚上路。”

  人物简介

  29岁,江西宁德人,出生于贫寒农家,父亲早逝,2007年毕业于九江学院商学院。

  成就:毕业后怀揣5元闯义乌,凭借吃苦耐劳和勤于钻研,先后创立7家工厂、投资7家工厂,成为“孔明灯大王”、“十字绣巨头”,年产值上亿元。

  一位出身寒门的80后,只用了5年时间,就从负债5万多元华丽转身为亿万富翁,这不是小说,而是发生在刘鹏飞身上的真实故事。

  刘鹏飞出生在江西宁都的一个农民家庭,有2个姐姐和1个哥哥,一家6口居住在一栋破旧的黄泥房里。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上小学开始,刘鹏飞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干农活,再做作业。

  刘鹏飞早熟,上高中后,家境成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他纠结于一家人的生计,时常咬牙告诉自己:以后要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有时候,他会在夏日午时跑到烈日下呆呆站立,任由暴晒;他会在傍晚跑到田地里,任由蚊子叮咬不逃避。他认为,像他这样的穷孩子,只有吃得苦中苦,今后才有可能在社会上立足。

  不够学费怎么办?

  “钱生钱”后再报到

  2002年,刘鹏飞第一次参加高考,成绩不理想,虽然上了二本线,但他对录取院校不满意,没去报到。为了 赚钱 复读,他南下广东找工作,四处碰壁。

  干苦力赚了点钱后,他回家复读了半年,再次参加高考。这一回,成绩反而比头一年更差了。最终,他被江西九江学院商学院录取,他决定去报到。

  家里培养出了个大学生,本是件大喜事,但7000多元的学费让一家人一筹莫展。一家人东拼西凑,只凑了4000多元。

  此时,在广东呆过半年、领略过商业魔力的刘鹏飞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向学校申请推迟一个月报到,用这4000多元钱去“钱生钱”,自力更生把学费赚出来。新生报到后得购置生活用品,他认为校园里大有商机。

  于是,刘鹏飞用那4000多元血汗钱采购了一批脸盆、水桶和锁具,在大学校园里摆起了地摊,一个多月后,不仅学费凑够了,还略有盈余。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后,他实现了“产业升级”,做起了“旅行社生意”。他拉来几个要好的同学、师弟帮忙,在校园里召集学生组建旅行团,包车到庐山等景点旅游,投资回报率上了个新台阶。

  远离北上广“高地”

  怀揣5元闯荡义乌

  不过,刘鹏飞的4年大学校园生活并非一帆风顺,其间,他的家庭遭遇了一次重大的变故:父亲得癌症去世了,治病期间欠下了5万多元债务。

  2007年夏天,刘鹏飞要跟大学校园说再见了。他学的专业是金融学,同学们都齐刷刷地进银行等对口单位捧铁饭碗,能力强、有门路的甚至在北上广等大城市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刘鹏飞却不想随大流。因为与小商品有缘,刘鹏飞很早就开始关注“小商品之都”浙江义乌。

  毕业后,处于无业状态的他马上启程奔赴义乌。到达义乌后,身无分文的刘鹏飞步行找到了一位在义乌打工的朋友,暂时安顿了下来。第二天,他就开始走街串巷找工作,最终被一家外贸公司聘为销售员,包吃包住,月薪1400元。

  “不明飞行物”开启创业路

  真诚的“假公司”打动客户

  某天晚上,他和朋友到街上散步,不知怎的,路人们都驻足仰视天空。刘鹏飞抬头一看,只见空中飘着几个发光物体,疑似“天外来客”,让他惊奇万分。但很快有人向他说明:那是市民放飞的孔明灯。

  第二天,刘鹏飞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走访小商品市场,寻找卖孔明灯的档口。调查结论让他激动不已: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海洋”里,销售孔明灯的商户寥寥无几,供不应求无疑,商机巨大。他向原先的老板提出“融资”建厂,老板没理会他,他就批发了少量孔明灯到公园摆地摊零售。

  刘鹏飞还开了家网店,专卖孔明灯,用他的笔记本电脑“空手套白狼”。他手头并无存货,等客户下单后,他才到市场上采购、发货。一个月下来,他竟然赚了3000多元。这还没完,一个大单从天而降:一家温州的贸易公司有意把一笔20万元的业务交给他,但这家公司提出现场考察刘鹏飞的“公司”。

  这可把刘鹏飞急坏了,他所谓的“公司”其实就是他住的出租屋,由一个位于6楼的洗手间改造而成,月租600元。刘鹏飞四处打听,找到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和一座小厂房,临时租用一天,想在温州客户到访时“演一出戏”。

  打造成“低门槛王国”

  “小打小闹”年产上亿

  几天后,客户如约而至,刘鹏飞却突然后悔了。他鼓起勇气,把自己的“阴谋”向客户和盘托出,岂料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客户不仅没有拂袖而去,反而深受感动,他认为刘鹏飞是个好小伙,信得过。

  孔明灯的生产难度并不大,刘鹏飞用一个月的时间组织起了生产,按质按量地完成了这笔业务,净赚了10万元。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挖到第一桶金后,刘鹏飞的事业上了快车道。半年后,他的销售额累计达到了300多万元。时至今日,灯具厂的年产值已达3000多万元。目前,中国市场上四分之一的孔明灯产自他的工厂。

  灯具厂只是刘鹏飞众多工厂中的一家,从2007年至今,他总共创立了7家工厂,并入股了7家别人管理的工厂。刘鹏飞最新创立的工厂生产荧光板,目前年产值已超1亿元。当福布斯公司到他的公司调研时,他谦卑地说:“中国80后创业者开的高科技公司比比皆是,我从事的行业门槛都很低,都只是小打小闹,见笑了。”但最终,他凭借坚韧的草根创业精神,入选了榜单。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上一篇:网站方面浅谈互联网创业计划书的撰写
下一篇:新手分享单品网站运营的思路和方式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文章
推荐
热门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