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学院 > 人物访谈 > 正文
陈戈资本引力:让谷歌在中国投资巨鲸音乐
2010-08-25 23:29:47           
收藏    我要投稿

“最近6个月,我才有了时来运转的感觉,”陈戈背着一个双肩电脑包匆匆忙忙地找到采访地点,很长时间才放松地说。回顾自己创办巨鲸网5年来的历程,一路走来实在辛苦:当年,如果没有谷歌的投资,巨鲸只差两个月就会弹尽粮绝,那时巨鲸没有品牌、没有盈利、甚至没有稳定的用户,能够得到谷歌抛出的橄榄枝让陈戈备感意外。至今,他每次回忆起2007年1月4日在得到谷歌投资的消息时,那份激动与忐忑的心情仍然记忆犹新。

而今年6月份,巨鲸又获得了谷歌和姚明的数百万美元的第二笔投资,从2009年3月底上线以来,巨鲸音乐的点击量仍然只占音乐搜索市场很少的份额,而迄今为止国内的盗版音乐仍然在网络上肆意泛滥,巨鲸凭什么能够获得谷歌甚至更多资本的偏爱?

事实上,5年来陈戈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对音乐的热爱,对达成目标的执著和坚持,以及在每个关键时刻做出的冷静判断都是他获得成功不可或缺的品质。

如今,谷歌事件尘埃落定,陈戈对接下来进行B轮融资,巨鲸年内顺利盈利,未来在海外融资上市都显得信心百倍。3G无线互联网时代,除了谷歌这棵大树,巨鲸有机会和摩托罗拉、联想,甚至中国移动等更多国内外大佬共舞。

从传统音乐到数字音乐

陈戈是经济专业出身,在美国获得国际金融MBA学位后,顺理成章地进入美国的投行和金融圈工作。出人意料的是,在投行工作几年后的他竟选择转行进入娱乐行业,回北京准备创建一个娱乐经纪公司。

了解陈戈的人知道,他是一个音乐发烧友,曾是罗大佑、崔健、鲍伯·迪伦等歌手的狂热追星族,甚至和几个朋友组织过乐队,但是他进入娱乐圈却是经过长期筹划的。

上个世纪90年代末,全球唱片工业已经进入了最繁盛的时代,而在中国这个巨大的音乐消费市场,需要有人为明星和商业搭起一个桥梁。让陈戈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在1995年为崔健在美国举行的巡回演唱会受到了当地华人的热捧,虽然没有经验赔了钱,但这段新鲜经历让他看到了音乐经纪的巨大市场和回国创业的曙光。

1999年,陈戈在北京创办普涞经纪公司,就是为音乐艺术家提供国际、国内演艺及版权代理,唱片制作、推广以及各种演唱会的策划、制作和管理等服务,先后签约的艺人就包括崔健、张亚东、汪峰等优秀音乐人。因为当时国内还没有公司把明星当作企业经营,普涞很快在圈里小有名气,到了2001年,陈戈的董事会里已经有不少业界大佬,包括西安长安影视制作有限责任公司、万通实业的冯仑、光线传媒的王长田都是公司的股东。

在经营普涞公司期间,陈戈几乎尝试了娱乐圈所有的传统业务,除了包装签约艺人,陈戈做过影视包装,制作唱片,也一度与国际经纪公司合作,代理国际明星在中国的活动。但是,接触越多的市场和产品,他对传统娱乐业务就越没信心:一是传统的唱片行业,生产者、发行商和渠道商组成的产业链泾渭分明,传统音乐产品的利润率太低,再者就是数字音乐的趋势愈加明朗,互联网和盗版拿走了传统唱片公司大部分利润。经过一番挣扎,陈戈和几个股东决定普涞公司“休克”,直到找到新的发展商机。

就在陈戈面对盗版音乐束手无策准备放弃的时候,苹果公司的“iPod+iTunes”模式让他看到了希望,而篮球巨星姚明和经纪人张明基出现在他的事业里。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戈的同学引荐他与姚明的经纪人章明基见面,后者对他要做“中国iTunes” 引领中国的数字音乐时代的想法非常感兴趣,不仅带来了姚明300万美元投资,还成了陈戈的创业伙伴。让人沮丧的是,“我们那两年已经用尽所有的努力和办法在中国做iTunes模式,证明这条路在中国走不通”。

可以说,2005年成立时的巨鲸音乐完全是按照“iTunes”模式打造的,为了节省成本,巨鲸将所有歌曲精心地分类,编辑成100个“top100”排行榜,不仅方便向唱片公司购买版权,而且音乐下载的价格也可以降到最低:单曲下载每首1元,包月5元。然而,即便是如此低的价格也很少有用户主动买单,大部分用户都来自各种促销的点卡赠送,平均一天的收入只有1000元钱。这次的失败让陈戈相信,国内互联网空间的热销产品只能是免费的,而音乐产品与互联网渠道合作必须找到一个新的免费的商业模式,还必须有一个足以影响产业格局的大佬参与。

大树底下好乘凉

在大佬的人选上面,陈戈做过深入比较,他的名单上面有四家公司:谷歌、微软、百度和腾讯,这些都是能够影响互联网用户和产业格局的公司。几家公司接触下来,谷歌做正版音乐的决心最坚决,而音乐搜索带来的流量和影响力也最大。

当时的巨鲸没有品牌、没有盈利,甚至没有稳定的客户群,谷歌经过谨慎的市场调查仍然选择巨鲸,看中的是陈戈两年来对正版音乐的坚持和与唱片公司广告分账的商业理念。后来,谷歌在投资协议中明确规定谷歌与巨鲸的合作与分工,谷歌负责构建音乐搜索平台,而巨鲸负责与唱片公司进行版权授权谈判。

5年来,陈戈对音乐的热爱、对达成目标的执著和坚持,以及在每个关键时刻的冷静判断,是他获取成功不可或缺的品质

接下来两年,陈戈一力承担了谈判的工作,他经常要带着PPT文件,飞往深圳、伦敦、纽约的唱片公司一家家去向对方解释巨鲸网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描述数字音乐在中国市场的广阔前景。这绝对是一件考验耐心的事情,对全球音乐市场了如指掌的唱片公司高层,陈戈要精确地算出达成版权合作协议的好处,中国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市场,而是能够带动全球数字音乐市场的试验田;对于唱片公司中国区和全球的相关部门,他也要随时应对不同部门提出的每个问题。在陈戈看来,这样高强度的谈判并不枯燥,他喜欢和音乐圈的人交谈,会因为与他们讨论某个歌星或者某首歌而忘记疲劳。

在谷歌音乐上线之前半个月,巨鲸最终谈下四大唱片公司中最后一家索尼音乐,是由李开复亲自赴美促成的和谈。借助谷歌雄厚的资金实力,巨鲸不可思议地成为唱片公司与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之间的桥梁。而在谷歌音乐2009年3月底上线以后的1年多时间里,巨鲸的流量每月都在稳定上升,同时广告收入也蒸蒸日上,“这也印证了Hulu模式的成功,正版音乐的下载量虽然占整个市场很小份额,仍然是广告投放的首选。”陈戈乐观预计,今年底巨鲸的收入能够达到5000万元,而明年的收入可以再翻一倍。

与谷歌合作顺利,李开复的支持至关重要。李开复在各种场合都力挺巨鲸,这对刚刚起步的谷歌音乐搜索和陈戈来说是最好的推广。后来陈戈才知道,谷歌CEO施密特曾询问投资巨鲸做音乐搜索有多少把握时,李开复回答只有15%,但是他还是给了巨鲸700万美元的投资。这些支持让很多人都不可理解,陈戈回忆道,“很多甚至怀疑李开复是我表哥,其实,我跟他只是工作关系,连面对面喝咖啡的时候都没有一次”。

同样,随后2009年底李开复的离职也给陈戈带来不小的震动,外界甚至出现了谷歌与巨鲸已经停止了合作,巨鲸网站停止运营的传言。当谷歌撤离中国的猜测满天飞的时候,人们询问陈戈最多的都是“谷歌离开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在这段时间,由于谷歌的服务器不稳定确实令巨鲸的流量受到了影响,一度单月下滑了5%。陈戈心里也非常焦虑,但是他让自己沉住气等待谷歌的消息,与此同时,陈戈也在积极开放API端口,拓展包括开心网、聚友网,以及全国最大的网吧系统“顺网”在内的更多的渠道,等待谷歌尘埃落定之后的机会。

3G时代的“音乐云”

今年6月,得到谷歌新一轮投资的陈戈又成了人们追问的目标。考虑到谷歌在中国内地经营麻烦缠身,尤其是那时谷歌未能通过年度的网站牌照审核及年检,不得不陆续终止其在内地的地图和谷歌卫星等服务,巨鲸与谷歌联手提升谷歌音乐的确充满悬念。

“我们已经和谷歌商谈如何把音乐服务嵌入到全新Android操作系统中去。”其实陈戈在此前与谷歌的合作中,与谷歌新任大中华区总裁刘允就有过接触,而擅长运营的刘允正是把谷歌的音乐业务推向新阶段的最佳人选。目前,越来越多的移动终端厂商开始向Android靠拢,音乐作为移动终端的重要应用,必将促使终端厂商联合音乐网站开发自己的音乐播放平台,“过去6个月几乎每周都有终端厂商找上门来谈合作,手机、电视、车载导航仪,你想都想不到。”陈戈自己也颇为难以置信地说。

“我们计划12月份推出首款基于云计算的无线音乐产品。”陈戈透露,巨鲸的技术团队正在忙于配合一些知名移动终端厂商开发音乐软件平台。事实上,此前陈戈一直压抑自己推产品的冲动,直到如今时机变得成熟:一方面巨鲸网已经积累了约310万首国内最大的正版音乐库,另一方面3G发展提速,国内外与苹果一较高下的终端产品呼之欲出,都为数字音乐从无线互联网上收费提供了前提。

不过,对于火热的无线互联网市场,陈戈告诫自己要保持警醒的头脑,“无线互联网的时代盗版的危险比互联网时代大10倍。”在他看来,技术越发达,盗版越容易,尽早布局包括硬件厂商的渠道也是为了避免盗版音乐在无线互联网时代再次泛滥。

与此同时,陈戈还与业内著名的游戏公司进行战略合作,共同开发国内的音乐游戏市场。陈戈对未来充满信心,就像他最近两个月硬是用自己每天下班和周末的闲暇时间写了一本16万字的书,“只要下决心,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他说。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上一篇:刘强东:圈住第一批用户比赚取第一桶金更难
下一篇:访谈室:对话“返璞归乡”的懂懂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文章
推荐
热门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 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