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学院 > 人物访谈 > 正文
孙洁:携程的使命超越一张机票一间房 让旅行更幸福
2017-02-07       个评论    来源:中新网  
收藏    我要投稿

孙洁:携程的使命超越一张机票一间房 让旅行更幸福,近日刊发对于携程旅行网首席执行官孙洁的专访文章。孙洁接掌的携程目前拥有 3 万名员工,逾 200 亿美元市值,是中国互联网旅游行业老大,全球第二。孙洁也因此创下两个第一:中国一线互联网上市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全球上市 OTA 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

2012 年,时任携程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的梁建章临危受命,走出书斋。孙洁与梁组成了一对黄金搭档:梁建章定战略、指方向,孙洁负责执行和带团队。携程过去几年的国际化路径,被媒体戏称为全球范围里的“买买买”。从 2013 到 2016 年,据不完全统计,携程已花费超过 20 亿美元于海外并购。每一笔交易背后,能读出携程不同角度的战略思考,对于有着硅谷工作经历的孙洁而言,亦是绝佳的用武之地。

采访中,孙洁谈及携程的使命,是把中国最好的文化带给世界,把世界最好的文明带给中国。尽管已占据中国线上旅游市场近半壁江山,但如果算上线下,携程还只占中国整体旅游市场5%-7% 的市场份额,携程任重道远。孙洁曾大胆预测,携程将在 2018 年达到总成交额破万亿元目标,比原定计划提早两年;到 2021 年时,成交额力争突破 2 万亿。

孙洁:携程的使命超越一张机票一间房让旅行更幸福

以下为 FT 中文网专访文章原文:

在采访孙洁前,我向不同的人打听她,听到的最多一句评论是,“她人很 nice”,因此对见面时她的亲切和妥帖,我是有预备的,却没有料到,在握手寒暄后的五分钟里,我们已经分享起了育儿经。“你应该再生一个孩子,相信我,”她热切地看着我说,“留给孩子最好的东西不是财富,而是陪伴。”

坐在我对面共进下午茶的孙洁,长发及肩,妆容精致,身材娇小,一袭目测只有S号的湖蓝色裙装穿在身上仍显宽松。这位“65 后”漂亮上海女人、两个孩子的妈妈,最近被携程(Ctrip)擢升为新任首席执行官,从而创下两个第一:中国一线互联网上市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全球上市 OTA (线上旅游)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她接掌的携程拥有 3 万名员工,逾 200 亿美元市值,是中国互联网旅游行业老大,全球第二。

然而此刻,孙洁却在眼神熠熠地向我描述抚育两个孩子的乐趣。我不禁想起在采访了多位“妈妈+高管”女超人后,在她们身上发现的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极度高效,超级自律,体力旺盛,经营家庭与经营事业一样井井有条。所有这些,随着我和孙洁聊天的深入,在她身上一一得到印证。

孙洁的任命或许在时机上稍显突然,但她作为接班人选,在行业观察者和携程员工看来,却毫不意外。在携程工作的十一年里,她担任过多个高管职位,晋升 CEO 是水到渠成。更重要的是,在过去四五年中,她一直是携程灵魂人物、创始人及前任 CEO 梁建章身边最得力的干将,梁建章对携程的再造,离不开她强大的执行力。

孙洁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式的优秀生。她从上海中学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然后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留学,毕业后在美国工作和生活多年,履历极其出色。2005 年底她随夫回国,接任现已是著名风险投资人的沈南鹏出任携程首席财务官。彼时携程已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国内 OTA 行业的霸主地位如此稳固,以至于在 1999 年创立携程后就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梁建章,很快将宣布自己的首次“隐退”——2006 年,梁建章将 CEO 头衔交给另一位创始人范敏,自己挂着董事局主席的头衔去到美国斯坦福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孙洁在首席财务官的位置上勤勉地工作了七年,加上“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公司没有人管的事情我都把它管起来”,到 2012 年,她被晋升为首席运营官。然而此时,中国 OTA 行业已是群雄逐鹿,携程的处境也已变得异常险峻,内部创新乏力,外部强敌环伺。同在 2012 年,梁建章临危受命走出书斋,重新出任 CEO。从这时起,他和她组成了一对黄金搭档:梁建章定战略、指方向,孙洁负责执行和带团队。在携程,他们被称作 James 和 Jane,连英文名字都押韵。

“我跟 James 的配合非常默契,”孙洁说。“过去几年里,我们是每天最早到公司的两个人,七点半就到,我们会碰个头,把这一天大的事情商量一下,然后我就去负责执行。”

“James 非常高瞻远瞩,他一个定举,我们团队就会大步跨越五到十年。而我会把团队组织好,把战线推得很严密。”

这对搭档花了四年时间,让携程一洗颓势,在移动化和平台化上大步追赶后起之秀,在内部重唤企业家的狼性精神。近两年里,携程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以投资入股的方式,把去哪儿、艺龙等昔日劲敌收编囊中,再度巩固在国内 OTA 行业的领先地位,最近更在海外市场展开一系列大手笔并购,成为全球互联网旅游市场一股令人瞩目的力量。以市值衡量,携程(220 亿美元)已超越此前的全球 OTA 行业老二 Expedia (170 亿美元),仅次于行业巨无霸 Priceline (700 亿美元)。

或许是因为复出时的使命已达,或许是因为内心始终放不下的学者情结,梁建章选择再度“隐退”,把 CEO 头衔交给孙洁,只留任董事会主席。而据孙洁透露,这个决定,梁建章酝酿已久,只因孙洁觉得时机还未成熟,于是他们花了一年时间,让她承担起更多职责,逐渐走向前台,直至 2016 年底才对外公布。

我问孙洁,梁建章的卸任被一些媒体解读为,在带领携程再度“登顶”、平定江湖之后,他可以放心地退居二线了。你怎么想?

孙洁没有正面回答,却很有危机意识地说:“自从我进入这个公司,每年都在不断地攀登高峰,刚进来的时候是和 12580 竞争,然后是 114,然后是芒果网…… 每年都有新的人进来。团队一旦没有孜孜不倦,如履薄冰的精神,它一定会落后。”

事实上,同是“65 后”的梁建章,将继续做那个把握携程大方向的人。孙洁说:“James 是四个‘I’。第一个‘I’是 international market,海外市场,我们会一起看;第二个‘I’是 innovation,他对创新一直很感兴趣;第三是 investment,对大的投资,他会把关;第四个和他的背景有关,IT,因为他是个 IT 男嘛。”携程员工也向我证实,在交接之后,James 和 Jane 几乎依然是每天最早到公司的两个人。

其实,就在梁建章此次卸任前的一个月,我刚刚采访过他。在那次采访中,他丝毫未提即将发生的人事变动,谈得最多的是两点:携程的国际化和内部创新。而在今年 1 月的年会上,孙洁提出的 2017 年核心任务也恰恰是这两点。看起来,在这两个战略方向上,携程高层高度一致。

携程过去几年的国际化路径,被媒体戏称为全球范围里的“买买买”。从 2013 到 2016 年,据不完全统计,它已花费超过 20 亿美元于海外并购。每一笔交易背后,能读出携程不同角度的战略思考。比如,孙洁说,这几年欧洲市场相对萎靡,中国人赴美流量增长迅速,于是携程在去年 10 月与美国领先的三大旅行社途风、海鸥、纵横达成战略投资与合作协议,一举占领 50% 以上的中国游客赴美地接市场。再比如,携程在去年 1 月以 1.8 亿美元收购印度最大旅游企业 MakeMyTrip,是因为看好印度更年轻的人口结构。

就在此次交接前几天,携程再以 14 亿英镑收购总部位于英国爱丁堡、全球最大机票搜索平台之一的天巡(Skyscanner)。外界将其戏称为梁建章卸任前送给孙洁的“大礼包”。相比于此前的交易,这次收购不仅手笔更大,也显示出携程已不再满足于在某一个地区服务某一个人群,它已怀揣覆盖全球市场的野心,以及与世界一流企业对接的胆识。

携程的海外出征,对于毕业于美国商学院、英语流利、有着硅谷工作经历的孙洁而言,是绝佳的用武之地。她身边的同事告诉我,每次谈判,孙洁只带一位财务和一位法务,三位娇小的女性坐在一侧,面对对方清一色西装革履、有时能多达二十多位的男性高管。她的友善、强大的沟通力和对数字的把控力,每每成为制胜法宝。

那么,谁会成为携程的下一个海外并购目标?我问。

“我觉得接下来可能是要练内功了,因为这些投资对我们来说,步伐都是迈得满大的,我们需要把我们最好的服务嫁接上去。外部如果有机会,可能是可遇不可求,但是永远不会成为我们主要的成长趋势,它只是一个互补,”孙洁说。

尽管已占据中国线上旅游市场近半壁江山——中国人每在旅游网站上花费 100 元,就有超过 40 元花在携程,但如果算上线下,携程还只占中国整体旅游市场5%-7% 的市场份额,这让它看到了巨大的增长空间。孙洁在今年年会上就大胆预测,携程将在 2018 年达到总成交额破万亿元目标,比原定计划提早两年;到 2021 年时,成交额力争突破 2 万亿。考虑到中国人财富的迅速增长、出境游市场的火爆——中国自 2012 年起就已是全球最大境外旅游消费国——这一目标似乎并不遥远。

下午茶时间已经过半,我瞥了一眼摆在我们面前的几盘茶点,却还丝毫未动。孙洁或许是忙于讲述,或许是对甜食有着习惯性的漠视。她说话时带着软糯的上海口音,态度谦和,受到夸赞时,会像小女生般害羞地连连摆手,完全没有强势感。听她的下属说,连续几天里她接受了好几个采访,相信这些问题已回答过多遍,但我没有听出一丝疲惫和敷衍。我能感觉到在她纤细的身体中,暗藏着一股强大的掌控力,对外界,更是对自己。

我问她,在一份疯狂的工作之外,经营一个家庭并养育两个孩子,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她说:“早晨孩子还没起来我就起床了,到公司把一天的事情安排好,时间都是以分钟来计算的。到下午 6 点、6 点半的时候,我会把晚上要干的活带上,回家和孩子们,和我先生一起吃个晚饭,聊一聊。等孩子们都睡了,晚上 9 点到 12 点,刚好是欧洲的上午,美国刚刚开始,我就处理公司的国际业务。我比较幸运的是,只要睡上三四个小时,就能完全恢复体力。”

我不禁笑了起来,看起来,大多数女超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一样的:无他,唯少睡尔。她们保持体力的方式通常也一样:运动。孙洁是个马拉松爱好者,每年都要做一样挑战自己极限的事情,比如跑一个全马,爬一次乞力马扎罗山。

我想起她的好口碑,于是问她,如何在做一个好人的同时,让人服你的管?

孙洁认为表率作用很重要。我接触到的携程员工私下也都承认,James 和 Jane 应该是全公司最勤奋的两个人。还有一点,她认为,是女性领导者才会有的特质,那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一边,优先考虑团队。“James 一年前就让我接任 CEO,如果换成一个男孩子,可能很快就接起来了,但我首先考虑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什么时候这么做对团队最好。”

但携程员工非常年轻,平均年龄不到 26 岁。对于这些难搞的“90 后”,老板若只讲埋头苦干和自我牺牲,恐怕感召力有限,更要有激励制度的配合。“内部我们有一个“baby tiger (小老虎)”项目,就是成立一个一个小的 BU (事业部),每一个我们都把它当做是一个公司,给它配备 CEO,CFO,让它们承担起相当于上市公司的职责。这样的机制,能让团队保持激情和孜孜不倦的拼搏精神。”

这些年轻人们爆发出的创新力和潜力,也不断地让她感到惊讶。“我指标派下去,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说,‘Jane,你给我们的目标永远是 mission impossible’。但是这些不可能的目标,他们每年都能超额完成。”

数字之外,也要讲人性。携程对于年轻员工生活上的关照,带有很强的梁建章风格。曾中断事业回到学校念人口经济学博士的梁建章,一直呼吁中国终结计划生育政策,全面放开生育甚至鼓励多生。还在一胎制时,携程员工如生二胎,就能获得公司的无息贷款。现在员工生孩子能得到 8000 元礼金,孕妇坐出租车还能报销。最让孙洁津津乐道的是,携程在上海总部大楼里拿出 800 平米做了一个托儿所,员工早晨上班时把孩子放进去,中午可以一起吃饭,晚上遇到加班,还可以请阿姨多看管一阵。

“我自己碰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跑去和小朋友们一起吃个中饭,吃完心情就好了!”孙洁乐呵呵地说。

于是话题又转回到了孩子。如果说在梁建章身上,我看到的是商场上杀伐决断的老练和冷峻,那么在孙洁身上,我感受到的是柔软的母性和人情味。这一对搭档,果然有着天然而强大的互补。

在他们身上,我又发现一个极有趣的共同点。携程所在的旅游产业说到底是个服务业,两人在和我的采访中也都说到,这个行业利润率低,赚的是服侍人的辛苦钱,但他们的心气却同样的高,格局都出奇的大。梁建章对我说,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因此他判断旅游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之后人类最重要的产业。孙洁则告诉我,携程肩负的使命,是把中国最好的文化带给世界,把世界最好的文明带给中国。

“我鼓励每一个员工,我们的工作不仅是订一张机票,订一个房,而是在促进文化的交流,促进世界的交流,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她说。

没错,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开始讲情怀的时代。但讲些情怀,总好过一味逐利。我相信一家企业领导者的视野,决定这家企业的格局。看着孙洁热诚的眼神,我也愿意相信,这是携程未来的方向。

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回本站首页
上一篇:余承东:我根本不担心蓝绿大军,小米曾经不可一世今天去哪了?
下一篇:专访千聊朱峻修:让中国最广大的知识分享者先成功了,千聊才能成功
相关文章
图文推荐
文章
推荐
热门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资合作 | 版权申明 | 在线帮助 | 网站地图 | 作品发布 | Vip技术培训
版权所有: 红黑联盟--致力于做实用的IT技术学习网站